您的当前位置:网上百家乐网站 > 权重高的体育资 >

心爱的球星离开时我们唯一能做的是什么呢

时间:2019-08-12

  

心爱的球星离开时我们唯一能做的是什么呢

  FIFA 2004,我有两件事印象深刻。一是禁区前沿抽远角远射百发百中,二是阿贾克斯有几个很好用的家伙;那时我看不到荷兰甲级联赛的直播,只能记住:范德法特、范德梅德、伊布希拉莫维奇——有没有斯内德呢?我记不得了。

  我爸爸则决定,要支持意大利。他企图跟我说明白:意大利有两个巴乔,一个是迪诺-巴乔,一个是罗伯特-巴乔,后者强大得匪夷所思……吃饭时他还反复说,我妈生气了:“萝卜头萝卜头,什么萝卜头!”

  经历过世纪之交的球迷,多少都对巴乔有点奇怪的爱。因为巴乔的缘故,1994-95季,我和爸爸短暂支持了尤文图斯队,甚至在尤文图斯主场对AC米兰,巴乔顶进致胜头球后,我俩都愣了会儿,不知道该高兴呢还是该生气——明明AC米兰被巴乔这样糟践了。我还记得那年的尤文图斯:那是皮耶罗穿上10号之前的最后一个赛季。光头的维亚利,白头的拉瓦内利,容貌坚毅的德尚。钢铁一般的科勒。在所有人的围绕之下,巴乔以温文尔雅的姿态控制着球,轻盈的跑动。

  ——这话乍听,像球盲所问。但我大一时,对门宿舍的东来却认定,前两位更强。

  ——东来的策略是,把速度最快的都堆上锋线,所以他用戴维斯做斑马前锋;用巴拉哈和卡鲁做瓦伦西亚双前锋,然后希特勒炸伦敦似的翻来覆去直塞+传中。这种踢法自然容易对付,但看着戴维斯冲锋陷阵,总觉得有点滑稽。

  众所周知,1994年世界杯,巴乔以一己之力,扛着意大利进到世界杯决赛,并以一脚点球射飞为自己画上完美的悲剧结尾,并从此被命运遗弃,一度被国家队忘怀;但在31岁之际,他带领博洛尼亚在意甲重显威风,终于博得了救赎自己的机会。1998年世界杯,虽然屡屡被教练老马尔蒂尼压制,依然以对智利一战中的点球得分,完成了1994年的救赎……

  我想,他说得对。巴乔已经退役了。雷东多已经退役了。伊布已经离开了阿贾克斯,在意甲三雄和巴萨转过一圈,在巴黎和曼联都玩过,去了洛杉矶了。但我们总希望他们还留在原地,希望兰帕德总在切尔西,杰拉德总在利物浦,希望游戏开机时,那个人还在那里。

  ——就像,FIFA 2018的尤文图斯球迷玩家,应该会从现在开始,怀念布冯了吧?

  不论哪一个版本的FIFA,总有一个叫人忘不了的球星,摆在那里,就是一块碑。退役了也好,转会了也罢,你只要打开游戏,他就又身批战袍,奔跑在绿茵场里。想念布冯的朋友玩FIFA,不得不说,也有点这个意思。

  我跟接待我们的老大说,我是米兰球迷,但现在想起来,我也希望时光停留在古尔库夫没有去米兰那会儿,那时他真的有几分像齐达内。老大说,那不好,他是经过了在米兰的生涯,才会来波尔多的,我还是宁可他去一次米兰,知道自己不适合顶级联赛,还是回法甲好啦。我现在还挺怀念他的,事实证明他去里昂,也不是啥好事嘛……

  而众所周知:我们后来,再也用不到有如那年那么强的阿贾克斯。范德法特、范德梅德、伊布和斯内德星散到欧陆其他大俱乐部去了。

  “拿了欧冠,就会有豪门来买他了吧?就像以前苏亚雷斯似的……我们好容易有个明星了,又要送掉啦……”

  1997-98季在博洛尼亚的巴乔,是我所见过,最让人心疼,最让人想在背后扶他一把的球员。所以我打从能打游戏开始,就总想操纵他。

  2018年3月底,我去波尔多足球俱乐部,看见墙上许多照片:吉雷瑟、杜加里、齐达内,以及——古尔库夫。

  我还记得FIFA 2004用巴乔的手感,很像用博卡的里克尔梅:全队其他球员都不太顺手,只有球到他脚下,带起来,传、过、射,还比较自如。当然如此折腾,体能很容易用尽;所以总是要省着用,省着用:那时节就深刻地体会到1994年世界杯意大利为啥要防守反击了,“防下来,给巴乔,冲一个!”

  有那么多问题,上手先踢一把好了,你值得拥有一个,比现实更真实的足球世界。

  而现在,更方便了一点,连电脑都不用打开,手机上下载一个FIFA足球世界,齐了,二十年FIFA版本中的全明星阵容,都在移动端栩栩如生。作为FIFA唯一正版授权的手游,FIFA足球世界拥有最全的明星数据库,并且,均得到国际足联的正版授权。

  “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抱紧我手里的FIFA 2018……至少里头利物浦还有萨拉赫。他明年数据应该会上90吧!”

  我有一个朋友,同为米兰球迷;玩FIFA 2015时,他把当时已经不在米兰的卡卡又编辑回米兰,还把他编辑出了超过梅罗的数据,操纵他大杀四方……但打了这么几场,他腻了。

  这得益于FIFA的授权机制,基本所有知名联赛的球星,都能做进游戏里,你其他没授权的比赛,要是对球队联赛不熟悉,总得猜猜手下的队伍原型在哪。所以,大家才爱玩FIFA,你说因为授权问题,伊布游戏里没有,球迷们得怎么想

  那年也是我最后一次,可以用雷东多。很少人记得了吧?那年雷东多在AC米兰。作为一个米兰球迷,我不乐意破坏卡卡+西多夫+皮尔洛+加图索四人组黄金首发,所以总在比赛到下半场,看看中场谁体能差了,嗯,雷东多上吧!送出招牌的左脚贴地20米横传吧!

  后来许多代FIFA,应该都有让人觉得相似的感情。我有朋友永远保留着FIFA 2004,理由是阿德里亚诺。我自己也保留着FIFA 2008,因为卡卡;一个曼联球迷一直在玩FIFA 2009,因为C罗;FIFA 2015的哈维,FIFA 2016的杰拉德——这些感情,当然不像我宿舍对门的东来对巴拉哈那样子。

  下一代FIFA 2004,东来就放弃了:“巴拉哈没那么猛了,我不玩了!”

  ——未必有多少人记得了,但他当年在雷恩时,一度被当做齐达内接班人,直到他去了米兰。当然,他后来去到波尔多时表现挺好,在FIFA 10里综合数据上了85,但终究不是齐达内。

  ——那会儿FIFA 2003,数据还很简单,就那么寥寥几项指标,满分为10;瓦伦西亚的巴拉哈综合数据92,尤文图斯的戴维斯综合数据93;皇马的齐达内88,阿森纳的亨利91。

  1990年,我爸让我成为了德国队球迷。1994年世界杯,我除了继续跟德国,还决定支持阿根廷或巴西。理由?阿根廷的蓝色,巴西的金黄,在直播镜头的美国阳光下很美。当然,德国也不错,克林斯曼依然是18号,金色轰炸机……

  “看看卡卡身边围着的是本田、帕齐尼、萨巴塔、蒙托里沃,而不是西多夫、因扎吉和加图索,总觉得哪儿哪儿不对,觉得自己骗自己……”

  那年世界杯,我第一次记住了许多名字。布罗林,达赫林,斯托伊奇科夫,莱切科夫,巴拉科夫(这几个科夫是兄弟吗?),巴蒂斯图塔,西格诺里,多纳多尼,阿尔贝蒂尼,马尔蒂尼(这些尼都是哥们吗?),拉杜乔尤,哈吉,巴尔德拉马(他的头发怎么做的?),查普依萨特,拉拉斯(这名字太奇怪了!)……对希腊的4比0,我记住了巴蒂斯图塔;对荷兰的3比2,我记住了罗马里奥、贝贝托和布兰科,以及我爸爸反复念叨的:“巴西那家伙叫拉易,他是苏格拉底的弟弟……”

  甚至,你可以在这里重写历史。作为世界杯授权的足球游戏,无论是手游或端游,都得到了世界杯官方的支持。对于今年世界杯,足球迷都在关心德国能否卫冕?巴西历史上再添一座大力神杯?姆巴佩让法兰西再创奇迹?

  若非巴乔,怕也没几个人会去跟博洛尼亚,去跟布雷西亚。我前几天跟人谈起,他们已经想不起瓜迪奥拉晚年和皮尔洛早年,也效力过布雷西亚了,“就记得个巴乔——哦,还有那个叫啥?胡布内尔!”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网上百家乐网站